又做梦了
梦见师相在前面走 我是北冥封宇视角  我追着他的背影怎么也追不到 那个背影越走越远 我又着急又生气  朝着背影大喊了一句 欲星移!!!!!你这个混蛋!!!!!

陷入了沉思

【默欲】段子

设定来自柠檬茶太太的《相濡》
突然想写段子 ooc有
=========================

       今年的雨来得有些迟。淅淅沥沥的,浇在窗前葳蕤的银杏树上。远山丛树绕着些薄雾,待得第一声闷雷乍起,便是冬去春来。

        欲星移卧在榻上,听远处牧笛悠悠,听檐下那串琉璃轻荡。又似东风忽过,吹起珠帘薄纱,吹起他三千白发。

        过了多久了呢?他也记不真切。久到他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会住在这儿。只记得这里曾经有个唤做鸿君的学长,在他背上写下, 送孤鸿,目断千山阻。谁为我,唱金缕。还有那个称自己三师叔的年轻人,对他说什么退魔世,止戈流传承,什么望三师叔千万珍重。是这样么?

        屋外雨声依旧,欲星移不愿再回忆下去。只好似,那雨下得更大些了。

就准备搞事情 然后很纠结
如果拟动物,苍离A是啥小动物呀  温皇是猫!大雁是大雁!spa和藏A又是啥动物呀 俏俏大概是狐狸? 有没有小天使来给我出出主意呀ฅ•̀∀•́ฅ

守护者

=======================
是辆破车,刹车已卸
有私设,选择性复活了一些人
有ooc
我真的不会写文 但是饿极了
就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
大概是海镜平定,醒了有一段时间的鱼头王终于有机会去探望搬去偏远山里修养最近刚清醒过来的师相的故事
========================

 

 

 

 

 

 


       正是雨雪初霁。谷中不时有婉转莺鸣,掩过了门前红梅零落的声响。

       屋内自然也是安静的。窗边搁着烧起的银炭与细小干柴,慢慢煨着那安神定魄的汤药。蒸得内中也暖烘烘的。床上的人安然睡着,许是又做了个河清海晏的梦。


       忽地一阵风起,带着雪里的寒气。来者小心翼翼地将门掩了掩,倚在床边。半晌,又起身褪去珠宝琳琅的外衣,取一个白瓷碗,好去晾那盅煨好的汤药。到底不是寻常人家。没敢把整盅药摔了,只是将那手掌烫得通红,也不知道要先用浸了水的帕子包着再碰的。
终究是不够小心,床上的人被他退下的外衣硌着,悠悠转醒。


      “……哈,王啊。”


       北冥封宇正拿勺子去搅弄滚烫的药。腾腾蒸汽蒙了眼,端着碗回头去看,面上热热的,却怎么也看不真切。


       “师相……吾来看你了。”


       欲星移见他神色不好,呆呆的。便笑到“王魂不守舍的样子,臣以前怎么没见过。”翻了个身,侧卧着,卷起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看来是臣做人失败。”


       北冥封宇回过神来,把药放在床边的雕着岁寒三友的梨木案上,去把他一缕散落额前的银发别到脑后。“看来师相承认自己擅自离职,怠慢工作咯。”

       欲星移堪堪捉住那只手,指尖凝了一滴脂精去涂他烫红的手掌“臣是这样的人吗?”


       北冥封宇皱眉,反握他消瘦的手腕“鲛族凝一滴脂精要用数月,用在这种伤太浪费。”只见这个师相充耳不闻,便叹了口气。


       “臣的身体被王保养得很好,王不必为臣担心。”欲星移漫不经心地说着。“醒来后,砚寒青与缜儿来过。如今诸事他们接手……我们倒是落得一个清净。臣平白添了不少鱼肉。”忽地好像又想起什么,顿了一顿,撑起身便要观视。“王的身体……”


       “吾比你早苏醒。已然大好,现今应是八成功力。”北冥封宇顺手拿起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扶着靠在床头。又端起案上的药。


      “多谢王。”欲星移伸手去接。


      北冥封宇端起自己喝了一口。


      “……”


      “师相每天都在喝这种东西?”


      “……是啊。”


       北冥封宇又含了一口药,倾身给人渡过去。欲星移咽得很慢,没来得及吞咽的药顺着嘴角滑下来,染黄了北冥封宇的外套。他轻轻握着北冥封宇的衣角,熟悉的气息萦绕鼻腔,苦涩的药液尽已入腹,唇舌依旧交缠,交换一个绵绵的吻。


       北冥封宇将人拥在怀里,双手从他后颈摸到尾椎。哪里有什么鱼肉,分明是撑着衣服的一堆鱼骨头。


      “你想要守护这个海镜,吾又何尝不想守护你。”北冥封宇用鼻尖蹭了蹭欲星移鬓边莹莹鳞片。“吾是海镜的王,任何险局,吾有能力,也有义务第一个去面对。”


       欲星移眯着眼,把手搭在北冥封宇的手上。“臣从不勉强自己去做任何事。臣会是王永远的助力。”


       “哈……”北冥封宇吻过他的眉间“本王的师相……可是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唉,臣再不回来,就要被王刮鱼鳞咯。”欲星移面不改色地把开始不安分的北冥封宇推开,“砚寒青和修儒等会可能要来把脉。王若无要事可以先回宫了。”


       “今日是人族除夕,我准觞儿与飞渊带孩子们出海镜游玩,修儒与砚海清也跟上了。”北冥封宇挑了挑眉梢。


      “臣果然是做人失败,竟不知今日除夕。”


      “做人失败没关系,做鱼成功就好了。”

====================================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

        欲星移是被门外的鞭炮声吵醒的。


        他把天蚕丝的被子踢开,随手摸一件天青色袄子披上便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北冥封宇,还有满天星河映着雪。不远处梦虬孙蹲在石桌上吃着他的鸡腿。北冥觞与北冥华正上蹿下跳地抢着飞渊怀里一堆中原盛产的年画灯笼,北冥缜手里拿着一串鞭炮正要点,修儒与砚寒青在一旁搭把手。他们见那门开了,分分停下手里动作,待人站好,便齐声喊道:

        “师相,新——年——快——乐——!”

        欲星移倚在门框上望着他们,眸中含笑。在他宽大的袖子下,他与北冥封宇的手紧紧相扣。回应道

        “哎——! 新年快乐——!”

关于海境的脑洞

正在炖鳞鱼肉,然后肾亏。就和基友说起了海境。就开了个脑洞。
觉得鲲帝一脉的原身可能很大很大吧……然后最初的鲲死后化了原型 然后其他种族就在巨大的骨骼上生活,成了最初的海境。为了报答鲲一脉,鲲的后人就成了皇族,按照亲近出现了最初的阶级。每一代的王死后的骨骼就和先王的骨骼落在一处,加固海境的地基。后来海境地基已经饱和,鲲帝的遗骨慢慢的就收进了皇陵这样…… 后来就是始皇帝啦。嗨呀有点厉害(xxxxx

叶有钱

常年待在冷圈的咸鱼叶有钱。玄霄厨。欲星移吹,主食鳞鱼